囧嘎囧嘎

【薛晓】来生方长

小甜饼一个
给各位看官笔芯❤️


老旧的绿皮火车平稳地在轨道上飞驰,已是深夜,薛洋坐在窗边发神。
良久,他悄悄地移到对面人的床铺上,俯下身子凑到躺着那人的耳边唤道:“晓星尘。”
“嗯?”戴着半边耳机的晓星尘被吓得不轻,却很有教养地没有大叫出声——上铺那两人想必已睡得很熟。薛洋见状干脆直接将他从被子里捞起来,揽在怀里,嘴调皮地吻上晓星尘的脖颈,小虎牙有意无意地摩擦着他细嫩的皮肤。
“干嘛。”晓星尘一向对他的这种撒娇的举动很无奈。
“睡不着,陪我看星星呗媳妇儿。”
“哪儿来的星星?”
“面前不就有一颗亮晶晶的小星星吗?”薛洋眨巴眨巴眼睛,手臂把他搂得更紧了。
“别贫。”

最后薛洋还是抱着他靠近了窗户,晓星尘眼前一亮,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是格外的好,难得的晴天,难得的星河璀璨耀眼,似洒落凡尘的神迹。
“古人说,良辰,美景,赏心,悦事乃世间四大乐趣。”薛洋故作诗意地在晓星尘耳边念叨,明明是他不知从哪捡来的词句,却偏偏让晓星尘听了耳根发红,哪知这时薛洋话锋一转,道:“可惜呀。”
晓星尘微微侧过头,恰巧看到了旁边人明亮的眼眸,不解地问:“可惜什么?”
“可惜古人总结得不够到位,还得我来添一件。”薛洋笑嘻嘻地看他。
“添什么?”晓星尘被他的语气逗乐了。
薛洋靠他靠的更近了一些,视线像粘到了晓星尘脸上一样,缓缓开口道:“佳人。”

等晓星尘反应过来时他已被面前的小流氓按在铺上抱着吻了好一会儿。唇齿交缠,这个吻来得急,过程却温柔无比,如窗外星河般缱绻。薛洋咬着晓星尘的唇瓣又吸又吮,小虎牙磨得痒痒的。他们分开的时候,晓星尘的手还挂在薛洋的脖子上,呼吸起起伏伏,看起来像是意犹未尽。
“你这人……怎么说来就来?”晓星尘难得不满地嘟囔到。
“来什么?”薛晓却铁了心要逗他,压低声音,“你要是想来,我也不介意,反正夜深人静。”说罢手还不老实地捏了一下他腰上的软肉。
“……不是说看星星么?”
“你比星星好看。”
最终他们还是没有干什么出格事,毕竟上铺还有两个大灯泡。薛洋是无所谓,一切都归咎于晓星尘那薄脸皮。
他们重新依偎在一起,靠着窗,无言地仰望星空。
星河并不为火车的移动而离去,就像窗下两人的心。
岁月似无穷,无穷也有穷。
他们仿佛等了对方很多年,终于等到的那一刻,世界就一下敞亮如夜中星河。
谁知前世有多大的孽缘,才换得今生的相守。
不过无所谓,过去的会在过去好好活着。
前尘若是算了,那么只愿来生你我都是烟雨中的过客,在一条小溪中眉目传情,荡舟心许,然后从此天高水长,鲜衣怒马,也一路有你。
来生方长,愿执手,共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