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嘎囧嘎

【乐乐生贺】夕阳无限好

*有点长的大甜饼
*建议bgm陈奕迅《夕阳无限好》

         张佳乐去旅行了,在世邀赛结束后。
         旧手机关机后被扔进了抽屉里锁着,只带上了一部小相机,一枚MP3和一把几年前买的吉他。吉他他是会弹的,高中那会儿为了装逼卖骚骗小女生苦练了好久,曾经有很多人夸他长得俊俏,很有文艺青年的风范,却不曾想到他当年离家出走不是要浪迹天涯而是打游戏,准确来说,是为了赴约。而这个约定的承诺人,如今却各自天涯了。
        张佳乐抱着吉他坐在大巴车上,他的目的地是江南的一个小村。张佳乐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水一般的性子柔肠百转,虽说从小生长在四季如春的昆明,骨子里却有一股对江南的痴往。世邀赛结束之后他谁也没联系,一个泡不冒,寂静得完全不像曾经百花缭乱的疯狂。只有张佳乐自己清楚,他只是害怕热闹再次把他带回多年前的光景,带回那个人身边。比起这样,他更愿意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流浪着流浪着说不定就能潇洒转身了。
         耳机里循环播放着陈奕迅的《夕阳无限好》,一开始他对粤语是一知半解,但是黄少天总在他耳边念叨,慢慢也就学会了一些。最初听这首歌的时候他就很喜欢,忧伤里带着点希望,很像他当时的境况。低哑的男音抵着耳膜颤动,他觉得如果那个人唱歌差不多也是这个感觉,让人昏昏欲睡却也沉醉其中。
         孙哲平。他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
        
         这是一个半商业化的小村,古朴的建筑很多,之前张佳乐关注的驴友推荐过,所以一提到要去的地方,他就想到了这个村子。水乡总给人温婉的感觉,张佳乐走走停停,像某个采风的大学生。他找了一家青年旅馆住下,付了房费就在房里睡午觉,决定晚上再去逛夜市。
          一觉醒过来,外面已经漆黑一片。张佳乐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穿好衣服,揉着眼睛往外走。他在前台问了晚上关店门的时间,前台小妹看他睡眼惺忪的样子笑着说如果回来晚了可以给他留个小门。这个村子民风淳朴,即使是深夜也不用担心有什么小贼。张佳乐道了谢便出了门。小巷子里漆黑,弥漫着乡村特有的炊烟味,张佳乐顺着前方模糊的光源七拐八拐,终于到了小村的商业街上,这个时节是旅游淡季,街上游客很少,所以他也不用担心被认出来。街两旁开的店不多,他随便找了一些小吃填饱了肚子,就溜达着进了一家看起来很小清新的纪念品店。像这种柔情万种的江南最不缺的就是文艺情怀,偏偏张佳乐就好这口,他选了几张好看的明信片在一旁的木桌坐下,点了杯咖啡,悠哉悠哉地写字。张佳乐的字其实很好看,飘逸又有筋骨,很有浪漫主义的风范,再加上几句以前装逼的诗句下笔,看得自己十分满意。刚想招呼服务员买几张邮票,却忽然不知道寄给谁。寄给家里人吧,却又觉得这几句爱情诗不太合适,寄给黄少天吧,却又怕好友嘲笑自己矫情,寄给……反正不可能寄给孙哲平。这么想着,张佳乐突然就觉得特别郁闷,明明当初并没有结下什么梁子,但是他就是不敢和孙哲平联系;明明在网游上互相鼓励过,却觉得再不似从前了。
       他有些气闷地点起了一根烟,吸了两口后才发现店内禁烟,心虚地向吧台望了望,好在服务员低头做事并没有发现什么。张佳乐不常吸烟,最多困的时候,烦心的时候才会麻痹一下自己。这个习惯应该是孙哲平退役后养成的。
      又是孙哲平,真是阴魂不散。张佳乐气馁似的站起来结了账,把明信片揣进上衣口袋,叼着烟出了店。他像个流浪汉一样四处晃荡,没有谁注意到在这个偏远的小村庄有一个曾经名动一时的电竞大神。今晚的月色很好,张佳乐沿着小村里的湖泊散步,干脆自暴自弃地想起了他和孙哲平以前的一些事。都说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他觉得还在百花时自己和孙哲平之间就像隔着层玻璃。他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对方做了什么,快不快乐,累不累,但他就是触碰不到。张佳乐晕头转向在小巷里乱晃,觉得自己特别狼狈。
           张佳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东碰西撞地回到旅店的,他从为他留下的小门进去,店内已熄了灯,他也蹬了鞋扑到床上,怀着明天又是一条好汉的念想睡了过去。
     没想到第二天张佳乐居然睡过了头,起来时将近中午,他这些年没少熬夜,这么一次酣畅淋漓的觉睡得他也很蒙。他洗漱完毕就到小旅馆的后院去逗猫,那只小花猫慵懒地躺在地上晒太阳,张佳乐拿狗尾巴草挠了挠它的肚皮也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张佳乐也搬来凳子,抱着他的吉他摆弄。不知道为什么,他弹着弹着就变到了《夕阳无限好》的调子上,慢慢自己也跟着哼唱起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很好听,淡淡的,细听却也很深邃。有人曾说他是天生的艺术家,张佳乐也只是笑笑,因为那时候的他,心里有一个一定要实现的梦想。
     哼完一遍张佳乐抬头就看见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后院的前台小妹微笑着对他说很好听,可以去街上的酒吧当驻唱赚钱。张佳乐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觉得前台的小妹妹可能把自己当成了出来打拼赚学费的大学生。
        但这句话还真起到了不可思议的作用。张佳乐午后去街上逛的时候发现了一家酒吧,昏黄的灯光下的小酒馆显得很有韵味,他推门进去毫不意外地发现酒吧里人很少,毕竟是下午又是淡季。老板看他背吉他进来的时候很惊讶,却也马上热情地表示他们这里正缺驻唱。张佳乐笑着摆摆手说他只是想在这练练吉他和唱功,就一个下午,不会要工钱,如果可以的话,他会请老板一杯威士忌作答谢。老板被他逗乐了,连说可以,张佳乐也不客气地坐到了酒吧一角的高脚凳上,打开音响设备。
       张佳乐其实也曾梦想着在舞台上唱歌,高中时他参加过文艺汇演,因为唱歌好听在校园里一炮走红,小女生的情书铺天盖地,但是后来因为选择电竞便放弃唱歌这个路子了。如果说电竞是个人风格的展现,那么音乐就是个人情感的表达,张佳乐太渴望有那么一个表达自己情感的机会了。
              当清浅的歌声糅合着琴音响起时,酒吧里的每一个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角落里的男孩闭着眼睛,指尖轻撩,嗓音微哑,陈奕迅的《夕阳无限好》的曲调便缓缓流出。张佳乐的手指生得修长白皙,很适合弹吉他,斑驳的阳光透过窗棱滑进来,照在他身上,不说天仙下凡 ,也着实养眼。
        孙哲平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这间酒吧的。
        有句话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张佳乐老觉得他和孙哲平的缘分在他离开百花时就已经尽了,殊不知居然在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又续上了。
        当张佳乐弹完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就是台下倚在沙发上孙哲平,甚至连旁边人的掌声都听不见了。他就看见那个占据他肺腑最柔软地方的人站起来向他微笑,鼓掌,说了句好久不见。
        再见时仍如天光乍现。
      
        他们在靠窗的一张小木桌旁面对面坐下,孙哲平点起一根烟,眯着眼睛看张佳乐,“你来这做什么。”
        张佳乐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这不是该我问你的吗。”
         孙哲平咧嘴笑了笑,不回答,继续吞云吐雾。他总是这个样子,对陌生人看起来很高冷成熟,面对张佳乐时却是一副阳光大男孩的模样。
        “今晚有时间吗。”孙哲平突然发话。
        “干嘛。”张佳乐面不改色,内心却被这句很容易让人误解的话问得莫名其妙。
         “大家一起聚一聚。”孙哲平将烟蒂夹在指尖,抬眼看了看张佳乐,似乎是在等他回应。
          “大家?在这?”一时间张佳乐完全没反应过来。
          “嗯。圈里的一些老将聚聚,这事儿老早就计划着了,正好你也在这。”孙哲平似笑非笑地侧过身,面对着吧台,阳光滑过他的肩膀,像一条金丝带。
          “……你没逗我吧孙哲平?这事我怎么完全不知道,而且,这么巧?偏偏在这。”张佳乐不是个自恋的人,但这个时候也不免怀疑起孙哲平是不是拉着圈里一大帮子人跟踪他来了。
        “我关注了你的博客,乐乐。”孙哲平突然这么叫他,眼睛黑沉沉地凑近,“世邀赛后电话不接,微博不发,不像你。”他这么一说,张佳乐再觉得无厘头也明白了,他的博客前些日子正好转发了一个驴友关于这个地方的推荐,世邀赛后他手机关机没人联系得上他,所以孙哲平找他就找他到这里来了。
       “那你也不用……”张佳乐突然有些紧张,耳廓微微发红,孙哲平一盯他他就觉得大脑卡壳。但孙哲平并没有追问,只是耸了耸肩膀,“这儿地方挺好,人少,不然一堆联盟老将聚众喝酒肯定上的了头条。”说完又乐呵呵地看向张佳乐,“今晚这儿包场,来吗?”
    
      张佳乐在酒吧门口磨蹭了很久,才缓缓地推开门。晚上的酒吧跟白天慵懒的气氛完全不一样,灯光亮的晃眼,他往里走了两步就看见前面一张沙发上坐着一堆人,有人向他招手,是孙哲平。
       “来来来,大家认识一下,霸图张佳乐,国家队成员,以前我老搭档。”孙哲平拉着张佳乐一本正经地介绍逗笑了旁边的人,要知道联盟里张佳乐的名号响得可是根本不带介绍的。
        “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张老师,别来无恙啊。”没想到还真有人认真地附和,站起来就要跟他握手。
        “叶!不!修!”张佳乐恶狠狠地抓了一把叶修的手,腹诽着果然孙哲平现在这么皮果然是跟这个家伙学的。
        张佳乐扫视了一圈周围,才发现果然如孙哲平所说,来得都是老将。叶修就不用说了,和他坐一起的居然是曾经嘉世副队吴雪峰,然后是蓝雨老流氓魏琛,微草的老对手王杰希和他的治疗之神方士谦,三零一队长杨聪,还有亲亲队友林敬言,以及……亲亲队长韩文清。张佳乐一一打过招呼就坐下来,他不是一个怕生的人,况且本来大家都是场上打架场下唠嗑,很快就打成一片。虽然大家都是联盟里老一辈了,但毕竟还是社会上的年轻人,火气正旺,像这种聚会最常见的活跃气氛的游戏自然一个不能少,张佳乐的体质对这种游戏简直就是“照单全收”,一会儿和韩文清深情对唱爱情买卖,一会儿被要求公主抱孙哲平深蹲,一会儿又和叶修手牵手酒吧内走三圈,过了一会儿又跟王杰希斗舞panama,反正把在坐所有人都得罪了一遍顺便得罪自己n次,收货后宫无数。
        最后不知道谁大手一挥,说我们来玩个狠的——叠罗汉!他们一共十个人,都叠一起实在太没有技术含量而且太难为最下面那个人了。于是最后决定学着网上的姿势最下面四个人,然后第二层三个人,第三层两个,最上面一层一个。叶修怜爱地拍着张佳乐的肩膀说:“乐乐啊,刚刚辛苦了,这次让你在最上面。”张佳乐没好气地呸呸呸了两声说:“老人家您这腰怕是不行,我们还是多关照您。”叶修假装惋惜地仰天长叹一口气,道:“唉,老人家比较恐高,就不用这么关照了。”孙哲平在一旁好笑地看着他们贫,这不是他今晚上第一次这样看着张佳乐,其实不管张佳乐在哪,总是他视线的焦点。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热烈,叶修和张佳乐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他,叶修在转过来的那一刹那脸上的笑容就缺德起来,他故意拔高嗓门道:“哟哟哟,这不是孙总吗,你们聊你们聊,我先去活动活动腰身哈。”说着就揽着一旁正懵圈的吴雪峰溜了。张佳乐倒是很配合地卡了一下壳,反应过来时叶修已经躲进了人堆里,再回头来看孙哲平,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孙哲平挑了下眉,他很喜欢看到张佳乐这个反应,像一只被发现了藏松果地点的惊慌的小松鼠,可爱,想日。
       “那啥……你一会儿叠哪一层?”张佳乐看见他后抓耳挠腮了一阵终于憋出来这么一句。孙哲平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么一个问题,随即歪头笑着想了一下,“我上你。”张佳乐听到这个回答立刻就炸了,“孙!哲!平!别闹!”“没闹啊,这句话有什么歧义吗?”面前的大男孩无辜地望着他
,张佳乐微微仰头才能与他对视,眼神交汇的一瞬间却又马上闪躲开。张佳乐觉得今晚上孙哲平总是莫名其妙地撩他,有意无意地,这种多年以前的亲密感让他无措又心酸。
       最后孙哲平因为手伤只能勉强和叶修叠在第三层,韩文清倒是在这个方案提出后立刻就身体力行地表示可以在最下面一层,一米八一的黑帮大哥往那一趴,吓得众小弟都差点跪下。张佳乐倒是“得偿所愿”地到了最上面一层,叶修颤颤巍巍地爬到吴雪峰背上后就立刻嘚瑟地向张佳乐挑衅,张佳乐瞪他一眼,转头去看孙哲平。“没事儿,你随便上。”孙哲平给他一个宽慰的眼神,让他想起了曾经每次百花上场前孙哲平都是这样看他的。“听到没,随便上吧,英雄~欸欸老吴大眼儿你们可得稳点……”叶修在那边抛来一个很暧昧的眼神,引起了第二层的吴雪峰和王杰希一阵无语地骚动。最终张佳乐也艰难地爬到了孙哲平的背上,几年不见,孙哲平的体格确实比当初健壮了些许,想来可能是健身房没少去。等到所有人都各归各位,酒吧的老板才按下快门,自此,荣耀联盟老将们的“罗汉”杰作也终于成形。
     该玩的都玩得差不多了,体力活到此结束。接下来就是在江湖打拼多年的难兄难弟把酒言欢的时候了。起先玩游戏时桌上的一扎扎啤酒就没碰过,现在终于发挥起了作用。职业选手不常喝酒,这是常识,但现在各赛季都告以段落,所以大家也就没矜持。他们这一批人都是早早进入了荣耀联盟的老辈,说起当年勇那是一个比一个积极。都是见证过彼此激情岁月的人,从一开始网游里拳脚相向拉帮结派,到后来比赛里针锋相对群雄逐鹿,淋漓尽致后却仍记得当时勾肩搭背的轻狂。
         张佳乐坐在一旁笑着听,手边的啤酒却是一瓶瓶递到嘴边。原本说自己的“光辉往事”说得正兴起同时又被其他人“讨伐”的叶修见到他这副样子,立刻把战火引了过来,“唉唉唉,张乐乐你说句话啊,不要在那儿装盆栽,不行表演个节目啊。”其他人都醉得七荤八素,一听有人要表演节目都纷纷鼓掌欢迎,同时忘了围攻叶修这茬。张佳乐一愣,几乎是下意识地去看孙哲平。那人果然也猜中了他的小心思,眼角带笑瞟了他一眼道:“咱们张乐乐同志可是唱歌的好手儿,今下午还坐台上唱呢,现在给大家露两手吧?” ……尼玛。张佳乐内心崩溃,看来孙哲平果然是亲生的。没办法,他借着醉意缓缓站起来,清了清嗓子道:“今天玩游戏,各位多有得罪,现在张某以一首歌谢罪,感谢弟兄们这么多年来的照看。”说完还煞有介事地抱了下拳。听到这话,沙发上地上倒着躺着的众人立刻整体划一地向他抱拳回礼,倒是一点都没醉的样子。
        张佳乐向前台老板借了把吉他,坐上了今天下午他坐的高脚凳,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谱子后,拨动琴弦。四周完全静了下来,刚才还闹哄哄的一群人这会儿虽然还是东倒西歪,但目光却都集中到了舞台上。孙哲平更是走到了台前随手拉了个椅子坐下来听。
        张佳乐戴了酒吧的耳麦,本来音色就好听,再加上麦克风的放大效果,在酒吧里显得清亮又有磁性。他弹唱的仍然是那首《夕阳无限好》,词句意境倒也附和现如今的氛围。
        夕阳无限好
        天色已黄昏
        本想去凭爱
        去换灿烂一生
那一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夕阳无限好
        天色已黄昏
        高峰的快感
        刹那失憾
那一年,崭露头角,失之交臂。
        长存在心底的倾慕
        可会够细数
那一年,心上人离席,可念不可说。
        每晚每秒彷似大盗
        偷走的青春
        一天天变老
那一年,迷途彷徨,万念俱灰。
       风花雪月不肯等人
       要献便献吻
那一年,繁花再现,血景重来。
       好风景多的是
       夕阳平常事
       然而每天眼见的
       永远不相似
这一年,浪迹天涯,离人重聚。

        深夜十分,商业街上的商铺差不多都关门了,只有这家小酒吧还闪着微弱的灯光。沙发前一片狼藉,众职位选手趴的趴,倒的倒,叶修抱着吴雪峰不撒手非说要他表演一个“气冲云水”,魏琛开始唱不着调的“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少年”,方士谦拽着坚持要和扫把跳钢管舞的王杰希的大腿大嚎“小队长你清醒一点”,韩文清黑着脸对着酒吧里的复古雕像扎马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邪教现场。孙哲平和张佳乐算是剩下的少部分比较清醒的人,所以自然而然地担当上了搬运醉鬼的任务。这些年来孙哲平除了混在网游里小打小闹,还参加了家里组织的一些商界的交际会,酒量见长,所以今晚上还算撑得过去。张佳乐倒是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醉,反正看着挺清醒,还自告奋勇地说要把大伙儿扛回去。林敬言和杨聪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癫狂,他们四个人就连拖带拽地把剩下的人搬运回了旅店。为了联系方便,孙哲平这一伙人都是住在同一个旅店里的,只有张佳乐住在离他们比较远的小巷深处。
        所有人安定下来后,张佳乐只跟林敬言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旅店,他这个人不太擅长道别,特别是有孙哲平在场的时候,况且好不容易这么一聚,下一次又不知道是多久了。不知不觉间,他又走到了那个湖边。这个小村里有一个祠堂,是供以前村里的孩子上学的地方,准确来说是一个学堂,后来变成了旅游景点。晚上祠堂关了大木门,张佳乐就在门口的青砖台阶上坐下。他其实有点醉了,只是假装清醒,毕竟万一一放任指不定说出些什么。现在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波光粼粼的湖面在眼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张佳乐仰头往后倒,靠在木门上,拉长了声音喊:“孙——哲——平。”
        “欸。”  突兀的一声答应让张佳乐酒醒了一半,才发现不知何时旁边站了一个人。
         孙哲平叼着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叫我干嘛呢。”张佳乐因为酒精而迟钝了一拍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孙哲平又自顾自地蹲下来,眼神带着不明的意味:“招呼都不打就走了,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啊。”
       “……我看你们都要休息了所以没……。”张佳乐眼神飘忽不定,顿了顿,从衣带里也摸出来一支烟点上。
       孙哲平没再吭声,却一直盯着张佳乐看。他见过张佳乐很多时候的样子,却从未见过他抽烟的样子。张佳乐生得白净,指尖夹一根烟放在平常要多不协调有多不协调,但在此时,在月光的沐浴下,居然透出了一种颓丧的美感。
         张佳乐被他盯得不自在,干脆站了起来活动了几下腰身,迟疑着开口:“你来找我做什么。”
         “乐乐。”孙哲平也站了起来,凑到他面前,“你刚刚叫我干什么。”
         “我我我……我感慨一下……”张佳乐手忙脚乱地敷衍他,“今天来聚会的人真多,有你……还有……”
          “乐乐,”孙哲平再次开口唤他,唇齿间带着一丝醉意,“只有我。”
          “啊?”张佳乐完全被他没头没脑的回答搞懵了。他今天晚上不是没感觉到孙哲平对他的态度,让他疑惑是不是孙哲平对他也有那什么意思。
          怎么办。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他突然想到这么一句诗。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看来今晚上不把话说清楚看来是不行了。他转过身去,望着湖面。
        “我跟你说件事儿。”
        “嗯。”孙哲平答。
        “你不许笑我,也不许转身就走。”
        “成。”
        “我不是懦夫,也不是胆小鬼。”
        “我做的决定永远不会后悔,包括离开百花。你说我不愿挥别过去也好,不愿面对过去也罢,我都问心无愧。”
         “……我只是放不下你。”
         “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像你那样的一个人,能带给我这么好的时光了。”
          “孙哲平,我喜欢你好些年了。”

         当身后人温暖的胸膛贴上他的后背时,张佳乐还云里雾里,趁着酒劲叨逼了这么一段,他自己都没有好好想过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现在,暗恋了几年的心上人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把他搂在怀里,任职业选手心理素质好,也难免心如擂鼓。
       “我也跟你说件事儿。”孙哲平埋首在他颈间,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皮肤上。
       “你就是你。”
       “我支持你做的任何一个选择,你觉得好就好。”
       “我从没想过要放下你。”
       “跟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并且我希望它能贯穿我整个生命。”
       “张佳乐,我也喜欢你好些年了。”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张佳乐手足无措,但是孙哲平依然紧紧把他抱在怀里不撒手。这让他想起百花刚成立的那个夏休期,他们队一行人去海边玩。可惜天公不作美,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队友们都闷在酒店里不敢出去。孙哲平却突然不管不顾地拉着他往外冲,说一定要去见识一下这时候的大海。张佳乐一边骂他傻,一边却着急忙慌地招呼其他人跟上。海边一浪卷一浪,他们跑到沙滩上时,正好有一个巨浪扑面而来,孙哲平在他前面,赶紧一个回身抱住他,结果他们还是一下被冲好远。爬起来的时候孙哲平依然紧紧握着他的手,队友们爽朗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盖过了铺天盖地的大雨声。那时候的他们,任凭岁月滔天,荆棘漫山,也绝不愿回头。
        孙哲平把张佳乐转过来的时候不出意料地发现他的眼睛红红的,极力憋着泪水。在他的印象里,张佳乐并不爱哭,但只是在大伙儿面前。他在孙哲平面前却是挺爱哭的。以前在百花的时候,比赛输了只有他们俩的时候,打电话安慰他的时候,和他豪言壮语约定好要拿冠军的时候,分别的时候。张佳乐爱在其他人面前逞能,却在他面前突然放下了一切。
        他们就这样在湖边抱了很久,等到张佳乐今晚最后一滴泪落下,呜咽声渐渐平息,孙哲平才放开了他。张佳乐不好意思地看着孙哲平胸前湿了一大片的T恤,别扭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孙哲平先开口:“走吧,回去了,外面风大。”哪有什么风,张佳乐望着平静的湖面一阵无语,犹豫着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假装严肃:“我住那边。”“哦——”孙哲平拉长了音调,眼底带着笑意看他,“那是我跟你回去,还是你跟我回去,还是咱们来一个吻别,然后各回各家?”“……”张佳乐红着脸犹豫了半天,最终对着黑漆漆的小巷妥协了,他决定跟着孙哲平回去。
        两个大男人手牵着手走在青砖路上,流水潺潺,衬得夜晚的小村庄格外寂静。这次终于不是一个人,张佳乐心下愉悦,不知为何又哼起了《夕阳无限好》的调调,“……风花雪月不肯等人,要献便献吻……”张佳乐哼到这句,突然眼睛亮晶晶地去看孙哲平,也不管他听懂没有,凑过去飞快地亲了他嘴唇一下。孙哲平一愣,随即坏笑着扶着张佳乐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夕阳无限好,天色已黄昏。
        黄昏之后有漫漫长夜,有如光白昼,有海阔天空,有静好岁月,有你手心温暖如阳,牵着我一直走。
        青春壮美,无人投降,终于等来一辈子的念想。
        END
       

        叨逼叨:*对我来说的联盟老将大概就是一二三赛季出场哒,所以如果有不同或遗漏勿喷(。・ω・。)ノ♡
*乐乐生日快乐呀
*感谢各位看官赏脸

      
     
 
      
       

       

       

【迟到了的乐乐生贺】夕阳无限好

*有点长的大甜饼
*建议bgm陈奕迅《夕阳无限好》

         张佳乐去旅行了,在世邀赛结束后。
         旧手机关机后被扔进了抽屉里锁着,只带上了一部小相机,一枚MP3和一把几年前买的吉他。吉他他是会弹的,高中那会儿为了装逼卖骚骗小女生苦练了好久,曾经有很多人夸他长得俊俏,很有文艺青年的风范,却不曾想到他当年离家出走不是要浪迹天涯而是打游戏,准确来说,是为了赴约。而这个约定的承诺人,如今却各自天涯了。
        张佳乐抱着吉他坐在大巴车上,他的目的地是江南的一个小村。张佳乐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水一般的性子柔肠百转,虽说从小生长在四季如春的昆明,骨子里却有一股对江南的痴往。世邀赛结束之后他谁也没联系,一个泡不冒,寂静得完全不像曾经百花缭乱的疯狂。只有张佳乐自己清楚,他只是害怕热闹再次把他带回多年前的光景,带回那个人身边。比起这样,他更愿意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流浪着流浪着说不定就能潇洒转身了。
         耳机里循环播放着陈奕迅的《夕阳无限好》,一开始他对粤语是一知半解,但是黄少天总在他耳边念叨,慢慢也就学会了一些。最初听这首歌的时候他就很喜欢,忧伤里带着点希望,很像他当时的境况。低哑的男音抵着耳膜颤动,他觉得如果那个人唱歌差不多也是这个感觉,让人昏昏欲睡却也沉醉其中。
         孙哲平。他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
        
         这是一个半商业化的小村,古朴的建筑很多,之前张佳乐关注的驴友推荐过,所以一提到要去的地方,他就想到了这个村子。水乡总给人温婉的感觉,张佳乐走走停停,像某个采风的大学生。他找了一家青年旅馆住下,付了房费就在房里睡午觉,决定晚上再去逛夜市。
          一觉醒过来,外面已经漆黑一片。张佳乐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穿好衣服,揉着眼睛往外走。他在前台问了晚上关店门的时间,前台小妹看他睡眼惺忪的样子笑着说如果回来晚了可以给他留个小门。这个村子民风淳朴,即使是深夜也不用担心有什么小贼。张佳乐道了谢便出了门。小巷子里漆黑,弥漫着乡村特有的炊烟味,张佳乐顺着前方模糊的光源七拐八拐,终于到了小村的商业街上,这个时节是旅游淡季,街上游客很少,所以他也不用担心被认出来。街两旁开的店不多,他随便找了一些小吃填饱了肚子,就溜达着进了一家看起来很小清新的纪念品店。像这种柔情万种的江南最不缺的就是文艺情怀,偏偏张佳乐就好这口,他选了几张好看的明信片在一旁的木桌坐下,点了杯咖啡,悠哉悠哉地写字。张佳乐的字其实很好看,飘逸又有筋骨,很有浪漫主义的风范,再加上几句以前装逼的诗句下笔,看得自己十分满意。刚想招呼服务员买几张邮票,却忽然不知道寄给谁。寄给家里人吧,却又觉得这几句爱情诗不太合适,寄给黄少天吧,却又怕好友嘲笑自己矫情,寄给……反正不可能寄给孙哲平。这么想着,张佳乐突然就觉得特别郁闷,明明当初并没有结下什么梁子,但是他就是不敢和孙哲平联系;明明在网游上互相鼓励过,却觉得再不似从前了。
       他有些气闷地点起了一根烟,吸了两口后才发现店内禁烟,心虚地向吧台望了望,好在服务员低头做事并没有发现什么。张佳乐不常吸烟,最多困的时候,烦心的时候才会麻痹一下自己。这个习惯应该是孙哲平退役后养成的。
      又是孙哲平,真是阴魂不散。张佳乐气馁似的站起来结了账,把明信片揣进上衣口袋,叼着烟出了店。他像个流浪汉一样四处晃荡,没有谁注意到在这个偏远的小村庄有一个曾经名动一时的电竞大神。今晚的月色很好,张佳乐沿着小村里的湖泊散步,干脆自暴自弃地想起了他和孙哲平以前的一些事。都说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他觉得还在百花时自己和孙哲平之间就像隔着层玻璃。他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对方做了什么,快不快乐,累不累,但他就是触碰不到。他在小巷里乱转,觉得自己特别狼狈。
           张佳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东碰西撞地回到旅店的,他从为他留下的小门进去,店内已熄了灯,他也蹬了鞋扑到床上,怀着明天又是一条好汉的念想睡了过去。
     没想到第二天张佳乐居然睡过了头,起来时将近中午,他这些年没少熬夜,这么一次酣畅淋漓的觉睡得他也很蒙。他洗漱完毕就到小旅馆的后院去逗猫,那只小花猫慵懒地躺在地上晒太阳,张佳乐拿狗尾巴草挠了挠它的肚皮也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张佳乐也搬来凳子,抱着他的吉他摆弄。不知道为什么,他弹着弹着就变到了《夕阳无限好》的调子上,慢慢自己也跟着哼唱起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很好听,淡淡的,细听却也很深邃。有人曾说他是天生的艺术家,张佳乐也只是笑笑,因为那时候的他,心里有一个一定要实现的梦想。
     哼完一遍张佳乐抬头就看见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后院的前台小妹微笑着对他说很好听,可以去街上的酒吧当驻唱赚钱。张佳乐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觉得前台的小妹妹可能把自己当成了出来打拼赚学费的大学生。
        但这句话还真起到了不可思议的作用。张佳乐午后去街上逛的时候发现了一家酒吧,昏黄的灯光下的小酒馆显得很有韵味,他推门进去毫不意外地发现酒吧里人很少,毕竟是下午又是淡季。老板看他背吉他进来的时候很惊讶,却也马上热情地表示他们这里正缺驻唱。张佳乐笑着摆摆手说他只是想在这练练吉他和唱功,就一个下午,不会要工钱,如果可以的话,他会请老板一杯威士忌作答谢。老板被他逗乐了,连说可以,张佳乐也不客气地坐到了酒吧一角的高脚凳上,打开音响设备。
       张佳乐其实也曾梦想着在舞台上唱歌,高中时他参加过文艺汇演,因为唱歌好听在校园里一炮走红,小女生的情书铺天盖地,但是后来因为选择电竞便放弃唱歌这个路子了。如果说电竞是个人风格的展现,那么音乐就是个人情感的表达,张佳乐太渴望有那么一个表达自己情感的机会了。
              当清浅的歌声糅合着琴音响起时,酒吧里的每一个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角落里的男孩闭着眼睛,指尖轻撩,嗓音微哑,陈奕迅的《夕阳无限好》的曲调便缓缓流出。张佳乐的手指生得修长白皙,很适合弹吉他,斑驳的阳光透过窗棱滑进来,照在他身上,不说天仙下凡 ,也着实养眼。
        孙哲平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这间酒吧的。
        有句话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张佳乐老觉得他和孙哲平的缘分在他离开百花时就已经尽了,殊不知居然在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又续上了。
        当张佳乐弹完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就是台下倚在沙发上孙哲平,甚至连旁边人的掌声都听不见了。他就看见那个占据他肺腑最柔软地方的人站起来向他微笑,鼓掌,说了句好久不见。
        再见时仍如天光乍现。
      
        他们在靠窗的一张小木桌旁面对面坐下,孙哲平点起一根烟,眯着眼睛看张佳乐,“你来这做什么。”
        张佳乐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这不是该我问你的吗。”
         孙哲平咧嘴笑了笑,不回答,继续吞云吐雾。他总是这个样子,对陌生人看起来很高冷成熟,面对张佳乐时却是一副阳光大男孩的模样。
        “今晚有时间吗。”孙哲平突然发话。
        “干嘛。”张佳乐面不改色,内心却被这句很容易让人误解的话问得莫名其妙。
         “大家一起聚一聚。”孙哲平将烟蒂夹在指尖,抬眼看了看张佳乐,似乎是在等他回应。
          “大家?在这?”一时间张佳乐完全没反应过来。
          “嗯。圈里的一些老将聚聚,这事儿老早就计划着了,正好你也在这。”孙哲平似笑非笑地侧过身,面对着吧台,阳光滑过他的肩膀,像一条金丝带。
          “……你没逗我吧孙哲平?这事我怎么完全不知道,而且,这么巧?偏偏在这。”张佳乐不是个自恋的人,但这个时候也不免怀疑起孙哲平是不是拉着圈里一大帮子人跟踪他来了。
        “我关注了你的博客,乐乐。”孙哲平突然这么叫他,眼睛黑沉沉地凑近,“世邀赛后电话不接,微博不发,不像你。”他这么一说,张佳乐再觉得无厘头也明白了,他的博客前些日子正好转发了一个驴友关于这个地方的推荐,世邀赛后他手机关机没人联系得上他,所以孙哲平找他就找他到这里来了。
       “那你也不用……”张佳乐突然有些紧张,耳廓微微发红,孙哲平一盯他他就觉得大脑卡壳。但孙哲平并没有追问,只是耸了耸肩膀,“这儿地方挺好,人少,不然一堆联盟老将聚众喝酒肯定上的了头条。”说完又乐呵呵地看向张佳乐,“今晚这儿包场,来吗?”
    
      张佳乐在酒吧门口磨蹭了很久,才缓缓地推开门。晚上的酒吧跟白天慵懒的气氛完全不一样,灯光亮的晃眼,他往里走了两步就看见前面一张沙发上坐着一堆人,有人向他招手,是孙哲平。
       “来来来,大家认识一下,霸图张佳乐,国家队成员,以前我老搭档。”孙哲平拉着张佳乐一本正经地介绍逗笑了旁边的人,要知道联盟里张佳乐的名号响得可是根本不带介绍的。
        “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张老师,别来无恙啊。”没想到还真有人认真地附和,站起来就要跟他握手。
        “叶!不!修!”张佳乐恶狠狠地抓了一把叶修的手,腹诽着果然孙哲平现在这么皮果然是跟这个家伙学的。
        张佳乐扫视了一圈周围,才发现果然如孙哲平所说,来得都是老将。叶修就不用说了,和他坐一起的居然是曾经嘉世副队吴雪峰,然后是蓝雨老流氓魏琛,微草的老对手王杰希和他的治疗之神方士谦,三零一队长杨聪,还有亲亲队友林敬言,以及……亲亲队长韩文清。张佳乐一一打过招呼就坐下来,他不是一个怕生的人,况且本来大家都是场上打架场下唠嗑,很快就打成一片。虽然大家都是联盟里老一辈了,但毕竟还是社会上的年轻人,火气正旺,像这种聚会最常见的活跃气氛的游戏自然一个不能少,张佳乐的体质对这种游戏简直就是“照单全收”,一会儿和韩文清深情对唱爱情买卖,一会儿被要求公主抱孙哲平深蹲,一会儿又和叶修手牵手酒吧内走三圈,过了一会儿又跟王杰希斗舞panama,反正把在坐所有人都得罪了一遍顺便得罪自己n次,收货后宫无数。
        最后不知道谁大手一挥,说我们来玩个狠的——叠罗汉!他们一共十个人,都叠一起实在太没有技术含量而且太难为最下面那个人了。于是最后决定学着网上的姿势最下面四个人,然后第二层三个人,第三层两个,最上面一层一个。叶修怜爱地拍着张佳乐的肩膀说:“乐乐啊,刚刚辛苦了,这次让你在最上面。”张佳乐没好气地呸呸呸了两声说:“老人家您这腰怕是不行,我们还是多关照您。”叶修假装惋惜地仰天长叹一口气,道:“唉,老人家比较恐高,就不用这么关照了。”孙哲平在一旁好笑地看着他们贫,这不是他今晚上第一次这样看着张佳乐,其实不管张佳乐在哪,总是他视线的焦点。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热烈,叶修和张佳乐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他,叶修在转过来的那一刹那脸上的笑容就缺德起来,他故意拔高嗓门道:“哟哟哟,这不是孙总吗,你们聊你们聊,我先去活动活动腰身哈。”说着就揽着一旁正懵圈的吴雪峰溜了。张佳乐倒是很配合地卡了一下壳,反应过来时叶修已经躲进了人堆里,再回头来看孙哲平,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孙哲平挑了下眉,他很喜欢看到张佳乐这个反应,像一只被发现了藏松果地点的惊慌的小松鼠,可爱,想日。
       “那啥……你一会儿叠哪一层?”张佳乐看见他后抓耳挠腮了一阵终于憋出来这么一句。孙哲平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么一个问题,随即歪头笑着想了一下,“我上你。”张佳乐听到这个回答立刻就炸了,“孙!哲!平!别闹!”“没闹啊,这句话有什么歧义吗?”面前的大男孩无辜地望着他
,张佳乐微微仰头才能与他对视,眼神交汇的一瞬间却又马上闪躲开。张佳乐觉得今晚上孙哲平总是莫名其妙地撩他,有意无意地,这种多年以前的亲密感让他无措又心酸。
       最后孙哲平因为手伤只能勉强和叶修叠在第三层,韩文清倒是在这个方案提出后立刻就身体力行地表示可以在最下面一层,一米八一的黑帮大哥往那一趴,吓得众小弟都差点跪下。张佳乐倒是“得偿所愿”地到了最上面一层,叶修颤颤巍巍地爬到吴雪峰背上后就立刻嘚瑟地向张佳乐挑衅,张佳乐瞪他一眼,转头去看孙哲平。“没事儿,你随便上。”孙哲平给他一个宽慰的眼神,让他想起了曾经每次百花上场前孙哲平都是这样看他的。“听到没,随便上吧,英雄~欸欸老吴大眼儿你们可得稳点……”叶修在那边抛来一个很暧昧的眼神,引起了第二层的吴雪峰和王杰希一阵无语地骚动。最终张佳乐也艰难地爬到了孙哲平的背上,几年不见,孙哲平的体格确实比当初健壮了些许,想来可能是健身房没少去。等到所有人都各归各位,酒吧的老板才按下快门,自此,荣耀联盟老将们的“罗汉”杰作也终于成形。
     该玩的都玩得差不多了,体力活到此结束。接下来就是在江湖打拼多年的难兄难弟把酒言欢的时候了。起先玩游戏时桌上的一扎扎啤酒就没碰过,现在终于发挥起了作用。职业选手不常喝酒,这是常识,但现在各赛季都告以段落,所以大家也就没矜持。他们这一批人都是早早进入了荣耀联盟的老辈,说起当年勇那是一个比一个积极。都是见证过彼此激情岁月的人,从一开始网游里拳脚相向拉帮结派,到后来比赛里针锋相对群雄逐鹿,淋漓尽致后却仍记得当时勾肩搭背的轻狂。
         张佳乐坐在一旁笑着听,手边的啤酒却是一瓶瓶递到嘴边。原本说自己的“光辉往事”说得正兴起同时又被其他人“讨伐”的叶修见到他这副样子,立刻把战火引了过来,“唉唉唉,张乐乐你说句话啊,不要在那儿装盆栽,不行表演个节目啊。”其他人都醉得七荤八素,一听有人要表演节目都纷纷鼓掌欢迎,同时忘了围攻叶修这茬。张佳乐一愣,几乎是下意识地去看孙哲平。那人果然也猜中了他的小心思,眼角带笑瞟了他一眼道:“咱们张乐乐同志可是唱歌的好手儿,今下午还坐台上唱呢,现在给大家露两手吧?” ……尼玛。张佳乐内心崩溃,看来孙哲平果然是亲生的。没办法,他借着醉意缓缓站起来,清了清嗓子道:“今天玩游戏,各位多有得罪,现在张某以一首歌谢罪,感谢弟兄们这么多年来的照看。”说完还煞有介事地抱了下拳。听到这话,沙发上地上倒着躺着的众人立刻整体划一地向他抱拳回礼,倒是一点都没醉的样子。
        张佳乐向前台老板借了把吉他,坐上了今天下午他坐的高脚凳,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谱子后,拨动琴弦。四周完全静了下来,刚才还闹哄哄的一群人这会儿虽然还是东倒西歪,但目光却都集中到了舞台上。孙哲平更是走到了台前随手拉了个椅子坐下来听。
        张佳乐戴了酒吧的耳麦,本来音色就好听,再加上麦克风的放大效果,在酒吧里显得清亮又有磁性。他弹唱的仍然是那首《夕阳无限好》,词句意境倒也附和现如今的氛围。
        夕阳无限好
        天色已黄昏
        本想去凭爱
        去换灿烂一生
那一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夕阳无限好
        天色已黄昏
        高峰的快感
        刹那失憾
那一年,崭露头角,失之交臂。
        长存在心底的倾慕
        可会够细数
那一年,心上人离席,可念不可说。
        每晚每秒彷似大盗
        偷走的青春
        一天天变老
那一年,迷途彷徨,万念俱灰。
       风花雪月不肯等人
       要献便献吻
那一年,繁花再现,血景重来。
       好风景多的是
       夕阳平常事
       然而每天眼见的
       永远不相似
这一年,浪迹天涯,离人重聚。

        深夜十分,商业街上的商铺差不多都关门了,只有这家小酒吧还闪着微弱的灯光。沙发前一片狼藉,众职位选手趴的趴,倒的倒,叶修抱着吴雪峰不撒手非说要他表演一个“气冲云水”,魏琛开始唱不着调的“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少年”,方士谦拽着坚持要和扫把跳钢管舞的王杰希的大腿大嚎“小队长你清醒一点”,韩文清黑着脸对着酒吧里的复古雕像扎马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邪教现场。孙哲平和张佳乐算是剩下的少部分比较清醒的人,所以自然而然地担当上了搬运醉鬼的任务。这些年来孙哲平除了混在网游里小打小闹,还参加了家里组织的一些商界的交际会,酒量见长,所以今晚上还算撑得过去。张佳乐倒是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醉,反正看着挺清醒,还自告奋勇地说要把大伙儿扛回去。林敬言和杨聪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癫狂,他们四个人就连拖带拽地把剩下的人搬运回了旅店。为了联系方便,孙哲平这一伙人都是住在同一个旅店里的,只有张佳乐住在离他们比较远的小巷深处。
        所有人安定下来后,张佳乐只跟林敬言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旅店,他这个人不太擅长道别,特别是有孙哲平在场的时候,况且好不容易这么一聚,下一次又不知道是多久了。不知不觉间,他又走到了那个湖边。这个小村里有一个祠堂,是供以前村里的孩子上学的地方,准确来说是一个学堂,后来变成了旅游景点。晚上祠堂关了大木门,张佳乐就在门口的青砖台阶上坐下。他其实有点醉了,只是假装清醒,毕竟万一一放任指不定说出些什么。现在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波光粼粼的湖面在眼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张佳乐仰头往后倒,靠在木门上,拉长了声音喊:“孙——哲——平。”
        “欸。”  突兀的一声答应让张佳乐酒醒了一半,才发现不知何时旁边站了一个人。
         孙哲平叼着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叫我干嘛呢。”张佳乐因为酒精而迟钝了一拍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孙哲平又自顾自地蹲下来,眼神带着不明的意味:“招呼都不打就走了,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啊。”
       “……我看你们都要休息了所以没……。”张佳乐眼神飘忽不定,顿了顿,从衣带里也摸出来一支烟点上。
       孙哲平没再吭声,却一直盯着张佳乐看。他见过张佳乐很多时候的样子,却从未见过他抽烟的样子。张佳乐生得白净,指尖夹一根烟放在平常要多不协调有多不协调,但在此时,在月光的沐浴下,居然透出了一种颓丧的美感。
         张佳乐被他盯得不自在,干脆站了起来活动了几下腰身,迟疑着开口:“你来找我做什么。”
         “乐乐。”孙哲平也站了起来,凑到他面前,“你刚刚叫我干什么。”
         “我我我……我感慨一下……”张佳乐手忙脚乱地敷衍他,“今天来聚会的人真多,有你……还有……”
          “乐乐,”孙哲平再次开口唤他,唇齿间带着一丝醉意,“只有我。”
          “啊?”张佳乐完全被他没头没脑的回答搞懵了。他今天晚上不是没感觉到孙哲平对他的态度,让他疑惑是不是孙哲平对他也有那什么意思。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看来今晚上不把话说清楚看来是不行了。他转过身去,望着湖面。
        “我跟你说件事儿。”
        “嗯。”孙哲平答。
        “你不许笑我,也不许转身就走。”
        “成。”
        “我不是懦夫,也不是胆小鬼。”
        “我做的决定永远不会后悔,包括离开百花。你说我不愿挥别过去也好,不愿面对过去也罢,我都问心无愧。”
         “我只是放不下你。”
         “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像你那样的一个人,能带给我这么好的时光了。”
          “孙哲平,我喜欢你好些年了。”

         当身后人温暖的胸膛贴上他的后背时,张佳乐还云里雾里,趁着酒劲叨逼了这么一段,他自己都没有好好想过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现在,暗恋了几年的心上人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把他搂在怀里,任职业选手心理素质好,也难免心如擂鼓。
       “我也跟你说件事儿。”孙哲平埋首在他颈间,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皮肤上。
       “你就是你。”
       “我支持你做的任何一个选择,你觉得好就好。”
       “我从没想过要放下你。”
       “跟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并且我希望它能贯穿我整个生命。”
       “张佳乐,我也喜欢你好些年了。”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张佳乐手足无措,但是孙哲平依然紧紧把他抱在怀里不撒手。这让他想起百花刚成立的那个夏休期,他们队一行人去海边玩。可惜天公不作美,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队友们都闷在酒店里不敢出去。孙哲平却突然不管不顾地拉着他往外冲,说一定要去见识一下这时候的大海。张佳乐一边骂他傻,一边却着急忙慌地招呼其他人跟上。海边一浪卷一浪,他们跑到沙滩上时,正好有一个巨浪扑面而来,孙哲平在他前面,赶紧一个回身抱住他,结果他们还是一下被冲好远。爬起来的时候孙哲平依然紧紧握着他的手,队友们爽朗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盖过了铺天盖地的大雨声。那时候的他们,任凭岁月滔天,荆棘漫山,也绝不愿回头。
        孙哲平把张佳乐转过来的时候不出意料地发现他的眼睛红红的,极力憋着泪水。在他的印象里,张佳乐并不爱哭,但只是在大伙儿面前。他在孙哲平面前却是挺爱哭的。以前在百花的时候,比赛输了只有他们俩的时候,打电话安慰他的时候,和他豪言壮语约定好要拿冠军的时候,分别的时候。张佳乐爱在其他人面前逞能,却在他面前突然放下了一切。
        他们就这样在湖边抱了很久,等到张佳乐今晚最后一滴泪落下,呜咽声渐渐平息,孙哲平才放开了他。张佳乐不好意思地看着孙哲平胸前湿了一大片的T恤,别扭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孙哲平先开口:“走吧,回去了,外面风大。”哪有什么风,张佳乐望着平静的湖面一阵无语,犹豫着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假装严肃:“我住那边。”“哦——”孙哲平拉长了音调,眼底带着笑意看他,“那是我跟你回去,还是你跟我回去,还是咱们来一个吻别,然后各回各家?”“……”张佳乐红着脸犹豫了半天,最终对着黑漆漆的小巷妥协了,他决定跟着孙哲平回去。
        两个大男人手牵着手走在青砖路上,流水潺潺,衬得夜晚的小村庄格外寂静。这次终于不是一个人,张佳乐心下愉悦,不知为何又哼起了《夕阳无限好》的调调,“……风花雪月不肯等人,要献便献吻……”张佳乐哼到这句,突然眼睛亮晶晶地去看孙哲平,也不管他听懂没有,凑过去飞快地亲了他嘴唇一下。孙哲平一愣,随即坏笑着扶着张佳乐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夕阳无限好,天色已黄昏。黄昏之后有漫漫长夜,有如光白昼,有海阔天空,有静好岁月,有你牵着我一直走。

叨逼叨:*对我来说的联盟老将大概就是一二三赛季出场哒,所以如果有不同或遗漏勿喷(。・ω・。)ノ♡
*乐乐生日快乐呀
*感谢各位看官赏脸

      
     
 
      
       

       

       

【薛晓】来生方长

小甜饼一个
给各位看官笔芯❤️


老旧的绿皮火车平稳地在轨道上飞驰,已是深夜,薛洋坐在窗边发神。
良久,他悄悄地移到对面人的床铺上,俯下身子凑到躺着那人的耳边唤道:“晓星尘。”
“嗯?”戴着半边耳机的晓星尘被吓得不轻,却很有教养地没有大叫出声——上铺那两人想必已睡得很熟。薛洋见状干脆直接将他从被子里捞起来,揽在怀里,嘴调皮地吻上晓星尘的脖颈,小虎牙有意无意地摩擦着他细嫩的皮肤。
“干嘛。”晓星尘一向对他的这种撒娇的举动很无奈。
“睡不着,陪我看星星呗媳妇儿。”
“哪儿来的星星?”
“面前不就有一颗亮晶晶的小星星吗?”薛洋眨巴眨巴眼睛,手臂把他搂得更紧了。
“别贫。”

最后薛洋还是抱着他靠近了窗户,晓星尘眼前一亮,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是格外的好,难得的晴天,难得的星河璀璨耀眼,似洒落凡尘的神迹。
“古人说,良辰,美景,赏心,悦事乃世间四大乐趣。”薛洋故作诗意地在晓星尘耳边念叨,明明是他不知从哪捡来的词句,却偏偏让晓星尘听了耳根发红,哪知这时薛洋话锋一转,道:“可惜呀。”
晓星尘微微侧过头,恰巧看到了旁边人明亮的眼眸,不解地问:“可惜什么?”
“可惜古人总结得不够到位,还得我来添一件。”薛洋笑嘻嘻地看他。
“添什么?”晓星尘被他的语气逗乐了。
薛洋靠他靠的更近了一些,视线像粘到了晓星尘脸上一样,缓缓开口道:“佳人。”

等晓星尘反应过来时他已被面前的小流氓按在铺上抱着吻了好一会儿。唇齿交缠,这个吻来得急,过程却温柔无比,如窗外星河般缱绻。薛洋咬着晓星尘的唇瓣又吸又吮,小虎牙磨得痒痒的。他们分开的时候,晓星尘的手还挂在薛洋的脖子上,呼吸起起伏伏,看起来像是意犹未尽。
“你这人……怎么说来就来?”晓星尘难得不满地嘟囔到。
“来什么?”薛晓却铁了心要逗他,压低声音,“你要是想来,我也不介意,反正夜深人静。”说罢手还不老实地捏了一下他腰上的软肉。
“……不是说看星星么?”
“你比星星好看。”
最终他们还是没有干什么出格事,毕竟上铺还有两个大灯泡。薛洋是无所谓,一切都归咎于晓星尘那薄脸皮。
他们重新依偎在一起,靠着窗,无言地仰望星空。
星河并不为火车的移动而离去,就像窗下两人的心。
岁月似无穷,无穷也有穷。
他们仿佛等了对方很多年,终于等到的那一刻,世界就一下敞亮如夜中星河。
谁知前世有多大的孽缘,才换得今生的相守。
不过无所谓,过去的会在过去好好活着。
前尘若是算了,那么只愿来生你我都是烟雨中的过客,在一条小溪中眉目传情,荡舟心许,然后从此天高水长,鲜衣怒马,也一路有你。
来生方长,愿执手,共天涯。